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临沂根治白癜风的方法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0-24 19:28:54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临沂根治白癜风的方法,一些食物能铺助治疗白癜风,得白癜风后的治疗,和龙白癜风医院,理县白癜风医院,林口白癜风医院,吉林怎么治愈白癜风

原标题:重庆珍档 | 古诗里的九龙坡风光:牵笮沂九龙,崎岖驿路重(组图)

地势陡峭的猫儿峡北岸。

铜罐驿古镇。

铜罐驿古镇外的古驿道。

位于主城的九龙坡区属先秦时期巴子国江州,自古为成渝水路要冲,文人墨客不绝于途,留下诸多诗篇。其中,九龙滩及铜罐驿、白市驿等古驿站为历代文人吟唱最多。

据考证,在明朝,区域内就有了“九龙滩”地名。清乾隆《巴县志·建置之度外山川》记载:“滩在江心,有九石翘首若龙。”指的就是九龙滩。

上世纪30年代,九龙铺码头与九龙铺机场建成。1945年,毛泽东来渝参加重庆谈判,《新华日报》记者将其所乘飞机降落的九龙铺机场误写为“九龙坡机场”,“九龙坡”一名就此流传开来。1955年,九龙坡区正式定名。

不过,要追溯九龙坡风光,还得从古诗中寻找时光的痕迹。

“渝城日日雨,云乱无定所……牵笮沂九龙,石立纷然怒……”

时光回溯到明朝的某一天,恰值山城雨季,因为浪急,哗啦啦的水声老远就能听见。一位诗人乘船经过,亲眼目睹九龙滩之险,旋即写下了这样的诗句,题为《九龙滩》。据专家考证,这是目前发现的最早写九龙滩的诗歌。

曾经的九龙滩究竟是什么样子?诗人又是在何种情况下写下这首诗的?

九龙坡区地方史研究者李辛华介绍,这首诗出自明代诗人朱嘉征之手。朱嘉征,浙江海宁人,字岷左,曾任推官(在州府掌司法事务的官员)。写诗之时,他正好逆水而行,被眼前咆哮的江水所震撼。

“曾经的九龙滩石壁如削,一巨型石坝延至江心,将滚滚而来的水流猛挤,惊涛拍岸,蔚为壮观。”李辛华说,《九龙滩》的首句“渝城日日雨,云乱无定所”,点明了诗人来渝时正值雨季,这时经过九龙滩,必然更能感受到此滩的险峻。

那么,九龙滩究竟在哪里?

据乾隆《巴县志·建置之度外山川》记载:“王坪山:智里一甲,城西南十一里。坪下岩高十余丈,镌有佛像,又镌有"九龙滩古迹"五大字。滩在江心,有九石翘首若龙。”

据考证,王坪山即位于现九滨路龙凤寺北面的一个山头。1987年的全国文物普查中,考古人员在该山头一处临江的崖壁上发现了残存的刻痕,在认真查看周围地形地貌之后,确定此处正是九龙滩题刻所在处,而“翘首若龙”的九石早已因影响行船,于上世纪四五十年代被炸掉。

在朱嘉征后,王尔鉴、张宗蔚、龙为霖等多位诗人都吟咏过九龙滩。其中,龙为霖对九龙滩用情最深,一共写了14首关于九龙滩的诗歌。有意思的是,在这位清代诗人笔下,九龙滩在险境之外,多了一份“江上轻风回燕子,池边细雨长鹅儿”的闲适与快乐。

记者看到,如今的九龙滩题刻一带已修建成供居民健身、休闲的九滨路文化步道。崖壁上,重新镌刻的“九龙滩”三个大字饱满有力,面前的潺潺江水流向远方,“石立纷然怒”的险境早已不见踪影,而“江上轻风回燕子”的那份轻松仍在江边游人的笑声中延续。

作为古代交通的重要载体,古驿站曾是无数文人墨客赞颂的对象。旧时,九龙坡区一带的驿站东有石桥铺,南有铜罐驿,西有走马场,北有白市驿。其中,因地处要道,铜罐驿、白市驿最为知名,成为历代诗人咏唱的重点。它们在诗词中,又是怎样一番景象?

那是近500年前的一个春天,明代诗人杨慎逆水行舟,途经今九龙坡区铜罐驿镇,用一首七言律诗展现了一幅十里长江的山水图——

金剑山头寒雨歇,铜罐驿前朝望通。

天转山移回合异,春添江色浅深同。

巴农麦陇层云上,楚客枫林返照中。

水底鲤鱼长尺半,寄书好到锦亭东。

杨慎,何许人也?如果说“明朝四川唯一状元”这个头衔还不响亮的话,那么,小说《三国演义》开篇词作者的身份也许更具代表性——那首人们熟悉的《临江仙·滚滚长江东逝水》正是出自杨慎所作的《廿一史弹词》,只是毛宗岗父子在评刻《三国演义》时将其放在卷首,致使后人误以为是罗贯中所作。

“古时,铜罐驿和鱼洞驿、木洞驿并称重庆三大水驿站。铜罐驿地处长江北岸,明朝设为驿站,文人墨客时有赞颂,杨慎便是其中著名的一位。”李辛华介绍,嘉靖三年(1524年),杨慎因“大礼议”案被谪于云南永昌(今云南保山),投荒30余年,终老于戍所。杨慎存诗约2300首,《铜罐驿》就是其中的一首。

九龙坡区另一个知名的古驿站白市驿,也是诗人们的“心头好”。

白市驿自明清设驿站,商贾云集,素有“白日场”之称。在这里,至今流传着“二王”写诗的故事。

所谓“二王”,指的是清代巴县知县王尔鉴、重庆知府王梦庚。他们一前一后写了白市驿,风格却大为不同。

“用现代人的说法,王尔鉴的《自佛图关夜行白市驿》就是自我爆料。”李辛华说,王尔鉴喜欢在崖洞上题咏,这首诗讲的是有一次他出发去白市驿,却因为在佛图关的摩崖上刊刻诗词,耽误到暮色降临,只好猛赶五十里夜路,路上仆人嘲笑、轿夫嗔怪,但王尔鉴却悠闲地欣赏沿途风光。诗中“时断时续听溪声,若隐若现看云树”,就写出了他一路所见的美景和怡然自得的心境。

而王梦庚则在《白市驿》一诗中直书晴空下的古镇景色,一句“新涨渝江阔,晴阳远黛浓”,展现出雨过天晴后古镇的秀美。

说到九龙坡,还有一个地方不容忽视,那就是拥有“川东第一名刹”华岩寺的华岩镇,而提到华岩镇,就不能不提到诗人龚晴皋。

龚晴皋究竟有怎样的来头?

《龚晴皋评传》作者范国明介绍,龚晴皋名有融,巴县冷水场人(冷水场即今九龙坡区华岩镇)。《巴县志》对他的评价是“县三百年来极高逸文艺之誉者”。乾隆四十四年(1779年),龚晴皋中举人,曾任山西崞县知县,后回到家乡吟诗作画度过余生。龚晴皋以诗、书、画名于世,至今仍有上千幅书画作品传世,在三峡博物馆内还能看到其部分真迹。

“龚晴皋回乡以后,在冷水场滩口购置薄田20亩,筑茅屋数间定居。他将书斋题名为"碾斋",并在滩口石壁上镌"退溪"二字,又将居室腾出一半为乡邻、学生免费教学所用。” 李辛华说,龚晴皋所创作的110首诗作曾由其堂弟与弟子辑为《退溪诗集》。

据相关资料记载,龚晴皋的家离华岩寺只有大约5里路。那么,在这位诗人笔下,“川东第一名刹”究竟是什么样子?

记者翻阅了《退溪诗集》的所有诗篇,却只找到一首关于华岩寺的诗歌——《赠华岩寺僧愚岭》。让人意外的是,这首诗只是赞叹了友人愚岭的品行,如“佛子心清妙,宗风语性天”等,而对华岩寺却没有任何描述。

“愚岭是道光年间华岩寺的高僧,因为与龚晴皋在诗词上有共同爱好,两人情意深厚。”李辛华说,华岩寺始建年代不可考,明万历年重修,殿宇庄严,因离家不远,龚晴皋常常到华岩寺与愚岭相会。“关于华岩寺的诗歌,是他没有写过,还是弟子在整理的时候漏掉了,便不得而知。”

原标题:古诗里的九龙坡风光:牵笮沂九龙,崎岖驿路重

责任编辑: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江西治白癜风的药物